山东鹊华律师事务所
+ 鹊华简介更多>>
  鹊华二山,在济南明府城之北,东西相望,耸峙于黄河之畔。元赵孟頫有《鹊华秋色图》传世,历来为泉城名胜,此我所名称之由来。法律乃经国之重器,佑民之良方,天理国法人情,无非一以贯之。鹊华律师立足于乡梓,忠诚于职守,传播法律精神,维护法律尊严。成人达己,先劳后获,愿为鹊华之胜景,增添法律之灵光。
+ 详细信息当前位置:鹊华首页 >> > 鹊华案例
“专制婆婆”跟我争抢他的爱还充当“财政管家”(都市女报一星期)

“专制婆婆”跟我争抢他的爱

大事小事都要管 还充当“财政管家”

    路然心里很高兴,因为她打算买房了,买了房她就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。她到银行去转账,准备先付30万元首付。没想到,营业员竟告诉她:余额不足。

    一问才知,原来账户里的30万元昨天就转走了。营业员帮忙查了一下,钱转给了张梅。张梅正是路然的婆婆。回想自己婚后的生活,路然不禁悲从心来。

    路然和刘沛相亲时,刘沛不仅年纪比她大,还离过婚。路然原本是看不上他的,可介绍人说刘沛是难得的好男人,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赌博,对母亲孝顺。于是她试着和刘沛交往,最后被他的忠厚、老实所打动,两人就结婚了。

    婚后,路然才发现婆婆是家中“专制的皇太后”。儿子什么都应当听她的,钱也要把持在她手里。一旦知道儿子有钱了,就想方设法要过来,以此来试探儿子是不是有了媳妇忘了娘,媳妇是不是把自己放在眼里。不仅如此,对路然家中的大小事情,房子应该买在哪里,夫妻俩外出旅游去什么地方,她都要插手。

    有一次,刘沛的舅舅要做手术。舅妈上门借钱,路然提议让舅妈打个借条。张梅气得直骂:“你钻钱眼儿里去了!舅舅向外甥借钱还要打欠条,这话传出去亲戚们不骂死我们。”在路然的坚持下,舅妈写了借条,但是脸色却很难看。

    还有一次,张梅居然假装生病,让刘沛给她拿钱。路然以为婆婆真生病了,二话不说就把工资存折拿出来了。没想到婆婆根本没生病,只是想看看儿子儿媳对她是否孝顺。

    结婚3年,她忍受了3年。路然根本掌握不了家里的财政大权。为这事,她三天两头和刘沛吵架。刘沛每次都说会改正,结果每次都狠不下心来拒绝母亲的要求。这次两人好不容易攒了30万元,准备买房了,定金都交了,婆婆又来这么一出。她再也无法忍受,想跟丈夫离婚。

这种情况该怎么办,财产该怎么分?丈夫给婆婆的这30万元在离婚时怎么算呢?

律师点评:

山东鹊华律师事务所主任胡春雨律师:自古道: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看来我这清官也不好当。有道是“婆说婆有理,媳说媳有理”,好在现在是小媳妇一张巧嘴儿,若是娘俩凑齐了,两个女人便够一台好戏。《庄子》上说:“室无空虚,则妇姑勃溪”。大概是说,同住一个屋檐下,地方沾小了,婆媳俩为了没完没了的家务事,闹得和阶级敌人似的。两千年下来,故事的情节总是相似,看来不变的是人情啊!《菜根谭》上说:“岁月本长,而忙者自促;天地本宽,而卑者自隘;风花雪月本闲,而劳忧者自冗”。回过头来感悟一下,说的真好!很多时候不在外物、际遇如何,更多的是自己的人生态度:只要看得开、拿得起、放得下,便好。《庄子》上还说:“知其愚者,非大愚也;知其惑者,非大惑也。大惑者,终身不解;大愚者,终身不灵。”你们这段公案,谁是谁非我说不清楚,何况不能听一面之词,您说是不是?但我相信,有时候天底下的事不在于谁是谁非,而在于不要陷溺其中。佛家说“返观自照,先行度己”,才能“知其愚”、“知其惑”,否则可真要“终身不解”、“卑者自隘”了。

好了,忠言逆耳,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好话说多了,没准儿弄得里外不是人,既然有法律需求,就把法律请出来。这三十万怎么分,首先得看这笔钱的性质——是家庭共同财产,还是夫妻共同财产?如果是家庭共有,包括你婆婆在内,有权作为共有人分得相应财产;如果是夫妻共有,你丈夫把这点儿钱全都转走,法律上没什么依据,毕竟你俩才是共有人。从案情来看,你们和婆婆生活在一起,虽说是你们攒的钱,但我也不敢说不是婆婆管着平常的开销,让孩子攒钱买房子,那么婆婆只花钱、不分钱合适么?如果经济上仍是彼此独立的,没有形成家庭共有关系,既然走到这一步,也不要彼此再搀和,你们两口原则上平分就是。建议你们合情合理商量着办,实在过不下去了,也不要成了仇人。

鹊华首页 | 鹊华动态 | 鹊华简介 | 鹊华律师 | 鹊华案例 | 鹊华论法 | 鹊华案牍 | 人才招聘 | 在线咨询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
Copyright 2015 www.quehualvshi.com 山东鹊华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鲁ICP备15015756号
联系地址:历城区华龙路2218号东方丽景大厦A--902 办公电话:85065796 办公邮箱:quehualawyer@163.com 在线咨询QQ:3057542622